快三平台

奉节网 诗城文苑 散文

充满阳刚之气的《深爱着这片土地》

2019-04-27 15:17

■洋  滔

《深爱着这片土地》(中国文联出版社2015年7月版)是杨辉隆写给家乡的一部诗集。诗人对这块养育他六十多年的土地,有着刻骨铭心的大爱和深情。这部诗集是他心血的结晶,是他热爱家乡、热爱家乡父老乡亲的真情流露,充满了对家乡人民生存现实的关怀,语言精炼,气势磅礴,有一种抑制不住的张力和阳刚之气。

受三峡地域文化的历练,杨辉隆的诗歌创作有比较突出的个性。我感觉重庆有一些诗人的阴柔之美有余,而阳刚之气还需要加强。可三峡诗人杨辉隆却不在此列,他的诗更阳刚,更野性,更率直,更真诚一些,没有萎靡不振的陈词滥调,没有有气无力的风花雪月,他追求阳光,追求鲜美,追求正能量,他的诗是生命激情的直接流泻,是内心深处奔突的岩浆喷发。这种激情表现在他对家乡对光明对人生的挖掘和如实的呈现,这种激情显示了他健康向上积极进取的高尚人格。

杨辉隆诗集《深爱着这片土地》酣畅淋漓的诗行,帮助我们完成了对他故乡和故乡人民的深刻认识。诗人匠心独运,没有单调重复的照相式的临摹生活,演绎生活。他的诗跳跃腾挪,节奏紧促,韵律和谐,给人以强烈的感染。诗集里的《啊老师》《春意》《生日怀念母亲》《村东头村西头》《故乡》《龙桥河》《瞿塘峡纤痕》《农民工》《春天》等等诗歌,写得很好,能传神、传情、达意,紧扣时代主题,思想性强,形象鲜明,富有情韵。“满地的翡翠/被牧童拾起/回归的燕子/在老屋的檐下飞蹿/叽叽喳喳忙着为春歌谱曲//”(杨辉隆《春天》,引自诗集《深爱着这片土地》,下同)他这样写《瞿塘峡纤痕》:“他们从历史的伤口里/读懂了/什么叫幸福//”语言貌似平常,但细细品味,不是一般的视觉与体肤感觉所能把握的,在他的故乡,牧童拾起满山遍野的翡翠,老百姓一声吆喝,就把大地喊醒了,而燕子正在为春歌谱曲。不造作,不晦涩,很阳光,很灿烂,要达到这种境界,需要悟性和深思,才能“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在杨辉隆的诗歌里,瞿塘峡的纤夫从历史的伤口读懂了什么叫幸福,鲜明的对比和强烈的新旧时代的反差,诗意地被诗人诠释出来。杨辉隆在写这些诗的时候,顺风顺水,得心应手,随口道来,但要知道,“得之在俄顷,积之在平日”,这是他平时细心观察和积累生活的结果。他诗歌的内核散发着充满温暖的烈火,既深且新,既新且真,谁做到了深、新、真,谁就是诗歌的王者。在诗歌创作的道路上,聪明不一定有智慧,但智慧一定包括聪明。在这方面,杨辉隆比我们更智慧,更聪明。

杨辉隆有一些诗具有慷慨悲凉的阳刚之气,壮骨雄风形成了他独特的诗歌风格。在彭咏梧陵园里,诗人“看见孩子们的眼里/正洒着秋雨般的哀思//”(《彭咏梧陵园怀想》),在《丰碑——致万宜高速公路奉节段的建设者》这首诗里,他这样写到:“最美的语言/是手上的老茧/汗水嘀嗒在路上/就是你们铿锵有力的誓言/……数十米高的脚手架上/有你们的身影在空中飞舞/空气污浊的隧道中/沾满粉灰的安全帽在跃动/新开的路基上/满面尘埃的脸只露出一双明亮的眼/变色的工作服上尽是泥土/但你们是世界上最干净的人//”这些诗句明白如话,有一种娓娓道来的自然流畅,诗人没有刻意去追求诗的含蓄,没有用曲折隐晦的叙述方式,而是袒露自己敬慕的情怀,一任感情奔放,营造刚劲的诗歌气质。我们听到了万宜高速公路的建设者们最美的语言是手上的老茧,汗水嘀嗒在路上是他们铿锵有力的誓言,他们在脚手架上,在空气污浊的隧道里,身上、脸上全都是灰尘,只有那一双眼睛是雪亮雪亮的。进而非常感慨地升华到他们“是世界上最干净的人”的恰到好处的抒情和定论,从而使诗的亮点陡然辉煌起来,气度非凡,令人赞叹,一种对建设者们崇敬的心情油然而生。

诗是语言的极致,诗人就像导游,要有独到的发现,让游客看到不曾看过的风景。《深爱着这片土地》给我们导出了诗人家乡的开放、奋进、历史、人文和家乡人民坦荡、豪爽、痛快和粗放的气韵。“那龙那桥那河/那水那山那树/沾了多少龙的灵气//河的底部/流动的是神韵//”(《龙桥河》)“没有什么比牵挂/这座城市更让我揪心了/一座挂在山坡的新城/曾经是我的心病//那些涌动的绿浪/那些漫过山头的花海/十五年,汗珠子汇成河/十五年,新县城一首歌//”(《奉节新县城》)诗人妙语连珠,情真意切,丰富旷达,写出了家乡日新月异的变化和令人耳目一新的成就。一首诗话不在多,真切就行,语不在繁,精炼则灵。善于捕捉诗意的杨辉隆把家乡的岁月一页一页地悄然翻过,家乡的点滴变化和内心深处的牵挂,刻画得很真实,激情澎湃,骨子里吹度的都是拳拳深情和诗的雄风。

杨辉隆这部诗集大气磅礴中也不乏细腻的情感和浓浓的友情爱情和亲情,《村东头村西头》写到:“父亲走的时候/拉着我的手说/村东头的黄桷树下/那儿风大/别让你娘伫立久了/人老了/容易受凉//母亲走的时候/拉着我的手说/村西头那条小路/坑洼不平/你和孩子回来的时候/小心行走/别崴了脚//现在我还常常回去/村东头的黄桷树/村西头的小路/依旧没变/只是来时和离开/少了父亲的叮咛/母亲的目送//跪在父母的坟前/我真担心/两位老人在地下躺久了/该不会受凉吧/这么潮湿的地方/父亲的腰痛病/受得了么//”杨辉隆从平凡的细微的事件入手,写出了人间的至爱亲情,写出了亲情的伟大力量,饱含深情的文字就像无尽的源泉,滴滴滋润着读者的心。父母离世之前的嘱咐和父母走后儿子的挂牵,字字句句都满含着父子情深母子谊长,血水相融,水乳相融,感人至深。一颗至诚的孝子之心,温暖无比,真诚无比,温暖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心,感天动地。这首诗把阳刚之气和阴柔之美很好地结合起来,全诗没有“伟大”,没有“大爱”,没有“深情”,全是口语,但我们却刻骨铭心地感受到了伟大的爱,真爱,深爱,永远的爱。我们都是父母给予的生命,亲情的力量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能够创造人生的奇迹,也能够创造诗歌的奇迹。

诗是人的情操、品行、性格等诸多元素的自然流露,杨辉隆胸怀坦荡,以对艺术崇拜的态度来写诗,泼墨挥毫,坚持健康积极向上的写作态度,用自己的感悟和数十年的诗歌创作实践,写下了这部他人生历练的纯真阳刚的流畅飘逸的诗集,穿越历史,穿越岁月,让我们对他家乡有更多的美好的记忆,无疑显得弥足珍贵。好诗不需要声嘶力竭,更不需要极尽奢华的辞藻去堆砌,只要真情,哪怕是用最简单最质朴的语言也能打动人。

人类需要正能量,时代需要主旋律,每一个人的人生都需要阳刚正气,诗歌需要多元化的齐头并进的发展。诗的阳刚之气长存!阳刚是一束灿烂的阳光,必将照亮我们诗歌的天空。

(作者系中国作协会员,原拉萨市文联秘书长、《拉萨河》主编。)

编辑:潘海容

今日推荐

推荐图片

推荐视频

返回顶部
pk10 辉煌彩票官网 快三平台 全天北京PK10计划 辉煌彩票app 快三投注平台 北京PK10计划人工在线计划 快三平台PK10开奖直播历史记录 快三平台